★.Pluto

人不青春枉少年

有些事情想起来就要反复说,生怕自己忘记。

小时候跟爸爸妈妈去参加六一儿童节的活动,有个比赛是要爸爸们参加的,看做多少个仰卧起坐就能拿相应的奖品。

二等奖的奖品是个很大很扁的熊娃娃,据妈妈说我当时一直盯着那个熊娃娃不讲话。

爸爸问我想不想要,妈妈在旁边训劝了一句年纪大别逞能,吓得我没敢点头。

我出生的很晚,当我还是小孩的时候,爸妈已经老了。

后来爸爸问了第二遍,我才小小点了下头。然后爸爸就干劲满满的去参加了比赛,在一群年轻爸爸之中拼命的过分。

好像记得爸爸绛红色的脸,和汗湿的白色背心——还有自己接过熊娃娃后把脸埋进去偷偷看爸爸的样子。

我的性格总是懦弱的成分比较多,胆子小心眼又细,又软骨头又倔脾气,还蛮矫情的。但是爸爸就像山一样,在背后依托着我,让我觉得自己也是有人疼的。

偶尔提出的小愿望爸爸总会记得,想要买的书爸爸会跑遍市里所有的书店去买,买不到也会拜托同事从别的城市带回来。

小时候真的再穷也没穷过孩子,就算只有买一包糖的钱,也会让我和哥哥两人锤子剪刀布。被哥哥欺负的时候,总是爸爸严厉的板着面孔教训回来。

爸爸很闷也很逗,会在电视机前学卡通人物跳舞。不会的作业题也都是爸爸教我,手工课作业也是爸爸妈妈陪我一起做。因为年代不同产生的代沟让我从小有很多同龄人没有阴影,但回想起来,还是感谢的成分比较多。鞭子和糖果总是在一起的,我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得到。


小学某个冬天,妈妈经常给街道口一个流浪汉送包子。那个流浪汉在菜市场的岔道口搭了帐篷,天黑了就裹着报纸睡在里面。后来妈妈把家里不要的棉袄送给了他,偶尔还会装一些剩饭带给他,等他吃完再把碗带回来洗,单独摆在一边。

那年冬天没有结束,妈妈很难过的回家说,那个流浪汉不见了,帐篷却还在那里。

妈妈照常买包子放到帐篷旁边,却没有人来吃。再过了些日子,妈妈听别人说,流浪汉好像被街道管理赶走了,最后冻死在了路边。

专门给流浪汉吃饭的碗妈妈收了起来,并没有扔掉。妈妈经常念叨那个流浪汉多乖,不向人讨钱讨食物,只每天有些痴痴傻傻的坐在那里,给他包子还会分一半递回来。

妈妈小学成绩似乎很好,家里有好几个弟弟。升学的晚上我天天熬夜做习题,妈妈就给我泡牛奶守着我。她摸着我的课本说,她本来是班里的第一名,可是家里没钱,把钱留给了弟弟上学,她辍学回家帮忙。可惜弟弟不会念书,也没能上高中。

“还不如让我去念啊……”

妈妈说她很羡慕我,现在的铅笔都要3毛钱一根了。

这句话听起来就好像“今晚的月色很美”一样,意思不同,却别有深意。


初中的时候我和朋友在广场上吃臭豆腐,有流浪的小孩一直看着我们,没忍住过来问了句“好吃吗?”

我把剩下的吃的都给了小孩,他很开心的捧着碗去找大人,被训斥着跟我们说了谢谢。后来我又买了两瓶水送给他,他没接,很惊慌的摇摇头。我说不要钱送给你们的,他才笑着接下来了。

真的很巧,一年后跟爸爸去文具店买东西,爸爸的钱包放在柜台上没注意。一个小孩子的手伸过来偷偷的要摸走钱包,被爸爸及时发现喝住了。小孩子的手上有我熟悉的胎记,抬眼去看发现就是以前碰到过的他。

相望有些无语,小孩很快的跑掉了,我拉住了想要追的爸爸,心情有些莫名。

只记得小孩旁边没有那个见过的大人了,我们也没有再巧合的相遇第三次。


这些事情记下来很多年,现在写下来,就更不会忘记了吧。

善意不会让时间停止,温柔也不会让恶意消失。更多更多温暖的事情,只是让人过的稍微那么好点儿。

而那么一点“稍微”,已是难能可贵了。

要珍惜现在拥有的一切,晚安。

评论(12)
热度(59)
©★.Pluto | Powered by LOFTER